编程, 编织我的梦

1.软件是我们想象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接口

我们需要更加多元化的的一群人创建这些产品

在他们眼中,电脑不在是无聊空洞,复杂神秘的机器, 而是可以随意摆弄, 自由操作的玩意儿

最早接触编程的时候,只有14岁,年少的她疯狂的迷恋当时的美国总统AI Gore先生,为了表达爱慕之情, 她创建了一个网站, 那年还是2001年, 还没有 Tumber、Facebook、Pinterest。 所以他需要自己学习写代码,借以表达这种爱慕之情。她就是这样开始学习学习编程, 起初只是作为一种表达的方式,就像我们小时候用可高或者蜡笔表现,长大之后,我们参加吉他课、戏剧表演来表达一样

2. 小女孩并不知道她们不应该喜欢电脑

女孩子很神奇,她们真的非常善于全神贯注,总爱刨根问底,问一些很有意思的问题。比如: “是什么”、“为什么”、“怎么样”、“假如”...等等。

她们并不知道自己不应该喜欢电脑,实际上有这种想法的时她们的父母。 是有一些父母感觉计算机是一门深奥古怪的学科。只属于哪些神秘的创造者,它和日常生活离得很远,就像核物理一样。

父母的想法也有一些道理, 编程中确实涉及到很多的语法规则、控制程序、数据结构、算法、惯例以及协议和范式。并且我们将计算机越做越小,我们将一层又一层抽象的概念叠加,阻隔在人与机器之间,渐渐地我们不在了解计算机如何运作,也不知道如何与计算机交流

我们教孩子们人的身体如何运作,教他们内燃机的工作原理。我们甚至告诉他们,你若真心想成为一个宇航员,你也一定可以。但当孩子们走过来问道: '什么事冒泡排序算法?'或者“当我们按下播放键盘,电脑是怎么知道的?他怎么知道要播放哪一个视频”、又或者"互联网是一个地方吗?"。我们成年人往往尴尬地无以言对

有些人说“这是魔法”,其他人说“这个太复杂了”实际上都不是,它既不是魔法 也没有那么复杂,它只是运转的速度特别特别地快

计算机科学家们制造出了这些神奇而美丽的机器,却让我们觉得格外地陌生,我们和电脑之间的语言也非常地晦涩难懂,以至于如果没有特意设计的用户界面,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与计算机交流。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意识到 ,当我们学习不规则动词变形时,是在锻炼我们的模式识别技能

当我对编程着迷时, 我实际是在遵循一系列象征性的指令,包括不断的内部循环,还有 Bertrand Russell毕生所追寻的英语和数学之间连接的语言,最后在计算机中的以实现

今天的孩子通过点击、滑动、缩放的方式认识世界。但是如果我们不给他们提供工具,让他们用电脑创作,那我们只是在培养消费者而不是创造者这样的想法让她找到一个6岁的小女孩Ruby,这个小女孩天不怕地不怕、充满想象力、爱指挥人。每当那她编程遇到一些问题时,比如“什么是面向对象的设计、什么是无用单元搜集”时,我就会想象这个六岁的小女孩会怎么解释这个问题,我写了一本关于她的书,书中有很多插图,以及她教会我的事,比如,她教我不应该害怕,还有再大的问题也就是许多小问题堆积起来的,Rubby还会介绍她的朋友让我认识, 带我见到网络文化多姿多彩的一面

她的朋友中,有漂亮但是不原意跟其他孩子一起玩耍的雪豹,有非常热情但是超级凌乱的绿色机器人;有做事雷厉风行当总让人难以理解的企鹅 Linux;还有理想主义的狐狸等等在Rubby 的世界里你可以边玩边学技术

听听 Lina的演讲吧

评论